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QE3蝴蝶效應衝擊亞洲

 除中國香港干預匯市之外,泰國本周頒佈了鼓勵資本外流的新規,新加坡則在收緊房貸,給火熱的樓市降溫

  雖然24日結束的美聯儲貨幣政策例會上並沒有提及市場熱議的QE3擴容方案,但是在大洋彼岸,香港、印度等新興市場受到歐美寬鬆貨幣政策帶來的影響卻愈演愈烈。

  23日,香港金管局以30.62億港元的大手筆入市,買入等值美元,平抑港幣匯率,這已經是近一周時間內該局第4次入市承接美元拋盤,總計規模達到144億港元,打破了3年來香港匯率市場保持的平靜。

  實際上,在美聯儲公佈QE3後,不僅是香港,其他亞洲市場也同樣面臨熱錢流入造成的本幣升值壓力,各地通脹隱憂以及外貿企業經營壓力再度出現。

  “隨著美國和歐洲量化寬鬆規模的積累,其資本外溢的態勢將更為嚴重,且短期內難以發生改變。”25日,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學院副教授王常齡對經濟導報記者說道。

  多名接受導報記者採訪的專家認為,中國等新興經濟體應該再次做好應對熱錢湧入的準備。

  港匯波動山雨欲來

  24日,在香港上市的合和公路(00737.HK)基建公司公告稱,公司將配售以人民幣計價的新股(80737.HK),這使得該公司股票將成為全球首只可以用人民幣和港元計價的雙幣雙股。市場資訊顯示,合和公路的新股配售受到資金熱捧,最終獲得逾10倍的超額認購,使得公司將籌資額由2.3億元加碼至3.86億元。

  “除公司本身的投資價值外,人民幣的題材很具吸引力。”25日,廣州一家券商機構的分析師錢勁松嚮導報記者表示,目前投資者進入港股市場比較擔心匯率變化帶來的損失,而由於合和公路的新股上市後,其股東可以在港幣計價與人民幣計價的兩種股份間相互轉換,以避免匯率風險。“這在港幣匯率呈現大幅波動的情況下,尤顯重要。”

  導報記者注意到,自美國上月推出QE3以來,多路資金湧入香港市場,使港幣備受壓力,匯率持續走強,不斷觸及香港聯繫匯率制度設定的7.75之限。這使得香港金管局不得不出手大量購入美元,拋出港幣,以穩定匯率。

  在王常齡看來,雙幣雙股此時推出,既是香港打通人民幣投資管道的嘗試,同時也是緩解目前本幣升值壓力的辦法之一。

  對於熱錢流入導致港幣升值之說,多名業內人士也持肯定態度。“美聯儲的QE3以及歐洲央行的無上限國債購買方案,都使兩地流動性大增,而在其自身經濟尚難復蘇的背景下,投資熱點就轉向香港、印尼等新興經濟體。”錢勁松說。香港金管局副局長餘偉文此前也認為,國際資金確實正在流入港元或亞太地區其他貨幣。

  “美元、歐元資本進入市場,兌換成本幣,尋找投資方向,必然會推高本幣市值。”王常齡嚮導報記者表示,目前亞洲主要國家貨幣中,除日元因該國寬鬆預期加溫而相對貶值外,其他主要貨幣兌美元均呈加速升值態勢。從這一角度看,熱錢流入確有山雨欲來之勢。

  或流向A股窪地

  銀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左曉蕾表示,資本流入中國的態勢短期內不會發生改變。亞洲各國近期公佈的數據也顯示,海外資金大量湧入新興市場的勢頭的確愈發迅猛。

  在一個月的時間內,亞洲就有多國出現外匯流出到流入的大逆轉。如9月份中國外匯占款扭轉連續兩個月負增長的趨勢,月度環比激增1306.8億美元;印尼8月份債市還呈現外資淨流出態勢,但9月份卻是淨流入13億美元;同樣,韓國市場也從8月份淨流出外資24億美元,轉為9月份淨流入14億美元。

  大量熱線的湧入隨即開始推高亞洲新興市場的股票、外匯和房地產等風險資產價格。如泰國基準股指今年迄今累計漲近30%,菲律賓股市漲24%,印度股市也漲了23%,中國香港股市更是到達14個月來的高點附近。

  從目前透露的資訊來看,這股洶湧勢頭絲毫沒有終止的跡象。全球最大資產管理機構之一——貝萊德集團新興市場股票團隊的董事總經理魯伊茲近日就表示,儘管面臨政治和經濟方面的種種風險,但該機構預計新興市場股指年內仍可能上漲12%左右。

  更有分析人士認為,繼中國香港之後,中國內地資本市場將成為熱錢湧入的下一站。過去一周QFII股票帳戶在A 股市場淨買入46億元人民幣,創今年來最大單周淨買入額的舉動,就成為較好的佐證。中通增益(私募)投資總監徐元海表示,當前A股整體上較H 股處於折價狀態,其中海螺水泥(行情 股吧 資金流)、中國交建(行情 股吧 資金流)、中國平安(行情 股吧 資金流)等,A、H股價倒掛率接近三成,不排除後市熱錢會向A股“窪地”彙集。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近期一改此前維持了近一個季度的弱勢,不斷創出2005年匯改以來的新高,由此看來,外資奔向人民幣市場,押注中國經濟見底回升的可能性較高。”錢勁松說。

  用好熱錢

  雖然熱錢再現流入跡象給了國內低迷的資本市場些許振奮,不過,採訪中有多名專家強調,熱錢流入也會給新興經濟體帶來諸多風險。

  “資產泡沫”正是其中之一。“比如多路資本湧入房地產市場,使得投資風險大增。”錢勁松說,目前香港房價已超過1997年10月的高點,新加坡三季度的私人住宅價格則暴漲56%,超出當地的購買能力。深圳大學當代金融研究所所長國世平教授直言,香港目前的泡沫非常嚴重。

  同時,王常齡認為,熱錢回流給新興市場的調控政策帶來極大挑戰。“收緊流動性會影響經濟增長,放開又會有通脹風險,而本幣的升值同樣會給外貿企業增加壓力。”王常齡分析說,儘管香港金管局的調控避免了港幣對美元大幅升值,但也拉大了港幣與人民幣之間的差距,這同樣造成香港市場通脹壓力增大,給香港的轉口貿易帶來壓力。

  事實上,熱錢回流的迅猛勢頭,已迫使亞洲各地開始採取各種干預措施。導報記者注意到,除中國香港干預匯市之外,泰國本周頒佈了鼓勵資本外流的新規,新加坡則在收緊房貸,給火熱的樓市降溫。

  “現在看來,中國內地市場可以嘗試引導熱錢的流向,達到有效的刺激作用。”王常齡分析,熱錢再度出現,帶來風險的同時,也給內地市場提供了用便宜的資本對抗成本上升的機會。因此,吸引國際資本流向我們想要的方向,使之為轉調服務,不失為一個好的解決路徑。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