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性感 職場的女性觸雷區

在辦公室裏,性感女人可不可以,有人說當然不能,職場如戰場,戰場沒有性別,更何況整天穿得規規矩矩還有可能招致騷擾!也有人說,為什麼不,性感也是一種力量,女性的力量……

  反方:OFFICE不相信性感

  首先是管理者,然後才是女人

  今天,在寫字樓的工作,似乎無所謂男性女性的劃分,所有的職位都向兩性開放,誰有能力就可以坐上這個位子。但是,畢竟職場仍然是一個男性在先前的生產中依靠體力優勢建立起主導地位的王國,所以,在這個空間裏發展女性,不得不經常以扮演男人的角色出現。我們常常被告誡,辦公室是做什麼的地方?一個工作場所,一個職業環境。即使內心有多麼強烈的欲望要穿一件吊帶裙或者無袖的上裝,那也要克制一下自己,因為它可能給人你並不精幹的印象。要表示你是個可以信任的職業女性,就應該放棄在工作時間穿著鑲了較多蕾絲花邊和打了許多褶皺的衣服,因為這給人的感覺是你還沒有長大。還有你必須放棄性格中那些優柔、依賴,學得果敢、決斷。很多職業女性抱怨被歧視,不知道是否試過反躬自問。女性化特徵太明顯,會顯得比較業餘。通常的觀念認為,所有不專業的事情只會干擾你做事的績效,都應該避免。在辦公室強調性別特徵,展現女性風情的性感,恐怕只會讓其他人看低你的。在矽谷的高精尖世界裏,男性一直是主角。如果有人能把女性的陰柔與枯燥的高科技結合在一起,那該是創世紀的傑作。也許正因為這樣,惠普公司新任女總裁卡莉.費奧利那的出現才如一縷輕風,在業界激起層層漣漪。女權主義者將她的成功看成是兩性平等的典範,但是卡莉. 費奧利那本人卻對性別問題保持低調,她說“我先是管理者,然後才是女人。”在男性世界的摸爬滾打中,卡莉.費奧利那格外引人注目。每當遇到跟性別有關的話題時,她總是儘量保持低調。“我希望每個人都能明白,在公司的管理機制中並沒有什麼所謂的‘玻璃屋頂’去限制你的發展。我的性別也許是很有趣的話題,但是與公司的整個發展來看,那不是最重要的。”儘管有很多人願意把卡莉.費奧利那的成功看成是女性與男性擁有平等機會的勝利,卡莉.費奧利那自己卻寧願將性別問題淡化。她說:“我首先是管理者,然後才是女人,只要你行,就沒有什麼能掣肘你的發展。”

  忘記你是個女人

  我是一名女律師。作為一個專業人士,對浩如煙海的法律條文要能信手拈來,對繁雜嚴謹的法律程式要運用自如,要思維敏捷,要能言善辯,還要知道每天頒佈的新法、失效的舊法、法院的最新精神、社會的最新動態。所以,在這一行裏浸染幾年,無能的都有能,有能的就更能。而作為女性,置身其間顯然又不同,承受的工作壓力與男性是一樣的,經常性地受到性別歧視卻又是男性律師沒有的。其實也可以理解,因為每一件需要用到律師的事都是麻煩事,是一個單位的大事,甚至是一個人命關天的大事。乍一看,女的就是缺一點安全感嘛。所以做女律師要取勝就只能有更好的內功。常常新的當事人見了我就說:“怎麼是個女的。”我哭笑不得,好在已經習慣用微笑顯示自信。更大的尷尬還在於,當事人希望你在法庭上咄咄逼人、鋒芒畢露。但案子一完,他們也想起你是個女人來了,經常聽到的是:“你這麼厲害,你老公怎麼過啊?”在這個行當裏,直面生存的壓力,因為律師事務所是真正的“自負盈虧”;直面競爭的殘酷,對手可能又是同事;直面勝負的結果,要在庭上忍著聽完敗訴的宣判。所以,在我們這一行裏是沒有機會做女人的。當然,你忘了自己是個女人,別人也會忘了你是個女人。我有耐心聽我當事人的傾訴,我很高興自己有機會展示自己的才能,我為勝訴而激動,也為敗訴而頹喪 當然,我要提醒自己的是:在工作上要忘記你的性別,也讓別人忘記你的性別。但回到家裏,自己就得記住:你是妻子是母親是女兒。

  閱讀:四種不同職業白領的著裝記

  正方:其實你也可以風情萬種

  是勝利還是背叛?

  閱讀:職場禮儀:職業女性著裝

  最近,在美國的職場上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很多年輕女性把女性特質當做“魅力牌”來使用。25或30年前,上一代婦女進入辦公室的時候,她們發現,最好的工作策略就是假裝她們的家庭生活根本不存在,並且掩飾自己的性別特徵。而現在她們的女兒輩走進的是完全不同的工作環境。周圍滿是聰明能幹的女性。年輕人沒日沒夜地工作,已沒有興趣在社會生活和工作之間設置屏障。女性就更放鬆了,她們穿無袖背心參加面試,穿著長褲在辦公室走動。在職業發展途中,她們毫無顧忌地動用個人的天然工具。這當然是聰敏的商務人士經常的做法。比如說,有魅力和健碩的男性善於利用自己的魅力和高爾夫球技,為升遷或賺錢開道。現在的不同之處在於,年輕女性在利用天然魅力方面非常輕鬆自如。而她們採用的風格又具有明顯的女性特點。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