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曾經滄海難為水

上午,Q群裏的好友說寫散文合奏《曾經滄海難為水》,我沒加思索便答道:“加我一個。”我也不知道人家願意不願意帶我,自己便厚著臉皮加了進來,希望我的加入沒有影響到兩位好朋友的雅興。
  
  我的QQ說明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去巫山不是雲。”我的空間說明也是這句詩,我註冊的會員說明用的還是這句詩。為什麼喜歡這首詩呢?我自己也說不清楚。“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唐代元稹《離思五首·其四》。“難為水”、“不是雲”,情語也。情之深,愛之切,盡顯無遺,已至成絕。每當我念到或者想起這首詩的時候,我總是會抑制不住的悲傷惆悵。我總在想:到底要怎樣的一個男人?到底要怎樣的愛情?才讓作者寫出了這樣超越生死的絕筆來?如今只能從他的詩中與他對話,去慢慢揣摩他那刻骨銘心的生死之戀了。
  
  人生如同一個大課堂,愛情是最美的一課。既然擁有過便是財富,哪怕不能挽留。曾經擁有過一段感情,曾經也深愛過一個人,如今都淹沒在歲月的長河中。離開心的顧忌、念的偏執、意的幻想,山上的孤塚埋葬了我載浮載沉的不舍。閉上眼看見天堂,那是藏著你笑的地方。曾經跟你一起含淚吟誦過“山盟雖在,錦書難托”,後來為你燃香祭典時輕吟過“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也曾為你寫過《為你點燃心香》、《半緣修道半緣君》的祭文。今天看到曾經滄海難為水這幾個字,又想到了似水流年的空洞歲月,記憶填滿這個越來越溫暖的季節。
  
  歲月編制了一首歌,吟唱的是拼拼湊湊愛的故事。十裏枯柳,風成林,灰色滿山,思緒一遍遍在接觸中失眠。靈魂鎖在塵封的心裏,繁華的世界變成沉默的城市。浮光掠影般的劃過城市上空的陰霾,打破了美麗的東西,總是讓人心疼。滄海,太浩瀚、太深邃、太苦澀。沒有親歷過真正的滄海,卻無數次的守望浩瀚的大海。知道海水是鹹的,無論什麼樣的苦澀,它是水。海水是水,江水是水,河水是水,湖水是水,泉水亦是水。或鹹或淡,或清或濁……當真正品嘗到海水的苦澀時,不曉得那苦澀的是淚水還是海水?
  
  踏青尋夢在這最撩人春色的今天,一個人佇立敞開的空前,獨自感覺清風,讓心情透明。夕陽西下,縹緲孤鴻影,知怎生情悵然,又怎知生淚暗懸?記憶裏波光重疊著波光,倒影重疊著倒影,使人生有了繁雜的層次和密度。駕駛著時間的輪回轉動,曾經的夢裏,見你輕踏著八千裏路風和月,帶著雲的飄逸,蘊吟著雨落的孤寂,緩緩的、緩緩的隔空而來。枕邊是我鮮紅的唇印,你竟忍心讓它留在這裏,而我寧願,枕上只有我的淚痕。迷蒙中,我不知是佛中南柯,還是仙中黃粱?斑斕殘夢中只聽君問:金風雨露因何逢?幻覺中輕答:莫疑緣定是上天!做夢的年齡,早已淡成記憶裏的一脈飛塵,我在飛塵中裸露出一張蒼白的臉。遊園驚夢,落鴻斷聲中是繁華一場夢。聽一縷春之清風輕撫窗櫺,清醒中便知曾經滄海難為水!
  
  瀚如星海的文人才子裏,我相信,寫出“曾經滄海難為水”的元稹,他便是最懂愛的一個人。最懂愛的人還會有,我不知道寫出“紅酥手,黃藤酒”的陸遊算不算,不知寫出“十年生死兩茫茫”的蘇軾算不算?也許這個答案只有我自己才能給自己。不是書癡,卻看過不少書。算得上是戲迷,聽過太多的戲。我知道《梁祝》雖然殉情但畢竟可以化蝶雙飛;《牛郎織女》雖然長久地分開在盈盈一水間,但每年還能相聚在鵲橋一次;《白蛇傳》雖然有了許仕林的祭塔,也算是最終皆大歡喜。人生自古誰無情,情到深處天地動,人間多少絕唱千古頌?而陸遊的《釵頭鳳》,蘇軾的《江城子》,元稹的《離思五首》,他們文字中所描述的愛,已成為苦棘鳥的悲歌,天鵝的絕唱,再也喚不回那份愛的耽美與雋永。曾經,是生命裏閃動著璀璨光亮的美好?那,也是再也喚不回的刻苦深情。
  
  步入中年,回憶起往事,面對著流失的歲月,面對那一份昨天的情感,再讀這首“曾經滄海難為水”,便有了對情感世界的更深的感觸。想一年鶯柳依依,桃綠花紅,傾盡一世相思。我曾經的滄海,因為他的寥寥數語,勾起淡淡回憶。那年清晰的風景已經變的模糊,若隱若現,好似一幅清晰畫頁上蒙上了一層輕薄的硫酸紙。以為是自己視線模糊了,卻也懶得揉揉眼睛,不過想念變成想起,不甘變成釋然。許多美好的愛情,都留下一種殘缺的遺憾美。現在明白了,不只是愛情,生活中的那麼多事情,都是這樣,在滿足中遺憾,或者在遺憾中滿足。不論你在人群中是微不足道的水分子。還是舉足輕重的橫瀾滄海,你都有轉化的趨勢或者轉變的可能。
  
  滄海之水,巫山之雲,固然見之心潮激蕩,心旌動搖,但絕非至極。佛說:每個人所見所遇到的都早有安排,一切都是緣。緣起緣盡,緣聚緣散,一切都是天意。我說:既然一切都是天意,那我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佛笑了笑說:天機不可洩露,人活著雖緣於天意,但天意中也會有奇跡。天意中也會有奇跡,我想是在告訴我:一切都已結束,一切緣於開始!既然結束,就是新的開始。尊佛奉道也好,修身治學也好,對元稹來說,都不過是心失所愛、悲傷無法解脫的一種感情上的寄託。詩人如此,常人也是如此。
  
  萬水之內總有皈依,雲卷雲舒皆得愜意。曾經滄海,再也見不到水,是聖者的苦愛。未經滄海,到處都是水,是凡人的福氣。那麼,做為凡人,就在這或鹹或淡,或清或濁的海水、江水、河水、湖水、亦或是泉水中,去體會和享受做凡人的福氣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