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深夜黎明最詩情

 睜開混沌又清醒的眼,還有著恍恍惚惚的蒙朧,好似空腹又喝了酒,想起了異地的愛戀。
  夜,如此漫長是怎麼過來的呢?分鐘敲打著心靈的鍵盤,湧上一股夜深人靜的淒蕪。目光怔怔的,射出窗外,忌於移動,不變化,不眨眼,靜靜的體驗著無聲的遺逝。
  詩,水一樣的靈動,太陽一樣的光輝,在心中跳躍。心中的激烈,身體如抖動般欲罷不能的顫慄。只因某些不被遺忘的思想,一點點還心存遺憾的愛戀,對現實生活的迷惘,黑與白的矛盾。熱熱烈烈,躁動不止。迅速升騰起一股激情。難於言表。難於言止。
  詩,真正的詩不必說出來。生活中不缺少詩人。深夜黎明最詩情。然而這詩,不必吟詠,如暗湧般只在心底慷慨淋漓的流淌,會突然心痛,突然喜悅,突然的無比悲傷。你承受的異常,你會欣然的接受這一次深徹的蕩滌。似乎只有這樣。一種充實的力量便滲透了靈魂。無論是痛還是喜悅。使你滋潤。對下一刻的生命有了又充實不清的冀望。
  靜坐著,一份愛,一片雲,流淌的溪水,沙漠的駝鈴。無比親切。曙色的夕輝,鍍染生命之塔。僵滯的怔呆,難抑的詩情,你忘卻可以張開喉嚨歌唱,忘卻身體何以歡欣跳舞。你自不必動。卻想像著長而蜿蜒的土路上,上了年紀的大叔歡蹦活躍。一場腰鼓,慷慨了,淋漓了,忘情了。那激蕩,那迸射,那舞動。如浪頭,如濺水。
  美麗的長詩,寫滿歷史滄桑的皺紋,心,因為這深深的褶皺緩緩不息。常年不老去,如一顆故鄉的橄欖樹,在以後的夢想了。生活裏,又有了詩一樣的期待。
  夜初明,夢正醒。若有一條船,是抵達裏哪一個港口呢?
  無言以表白,無動與舞蹈。你不願醒來。夜更深,黎明快來了。 
返回列表